型月中的那些形象 ----型月字母表

作者:动漫次元live-澄色天空

巴巴变免费相册型月这个称谓,如今不单指成立初期的同人社团type-moon,也用来称呼后来商业化的游戏有限会社ノーツ了。而且从ノーツ成立后,type-moon就渐渐成为了一个品牌的存在,但在一些老粉丝心目中,type-moon依然是型月的代名词,关于型月的蜕变史,在9月号『动漫次元live』上已有相关介绍,本文要介绍的是型月世界里的一些有特色的形象----假如设定使月世界充满魅力,那么形象则使月世界充满生机。正是各种形象和设定穿插在一起才使型月的世界变得五彩缤纷,抽去形象讲设定流于机械,而抽去设定讲形象则空显单薄。而奈须笔下的月世界则使二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说到此,究竟月世界是个怎样的架空世界呢?笔者在此便以月世界中比较有名的26个形象为例来展现月世界的另一面美丽。

A: Araya souren(荒耶宗莲)

尽管荒耶宗莲在『空之境界』故事中扮演了一个很强力的BOSS,而动画中也有意彰显出其强大的力量,但仍掩饰不了他身上抹之不去的悲剧色彩:尽管不是魔术世家出身,却凭借着自身的修炼最终实现了不逊于魔术师的能力。年少时怀抱救人理想游历全国,结果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目睹了人类的屠杀的他,进而产生了在无休止的轮回中或许能找到解决方法的想法。因此荒耶不惜把小川公寓[ⅰ ]改变成不断重复轮回的异界,不惜去抢夺两仪式的身体。但正是这种苦苦的追求导致了其最后的惨败,大概在故事最后与苍崎橙子的对话中,也浸透了他无尽的悲伤吧。

B: Arcueid Brunestud(爱尔奎特 布伦斯坦德)

『月姬』中的白色公主,在被退魔之血支配的志贵将其手刃之后,『月姬』的故事剧情才正式开始。透过她的眼睛,月世界[ⅱ]的帷幕被一点点拉开,千年城[ⅲ]的历史才一一展开。按照故事的说法,爱尔奎特对吸血鬼的追杀源于对诱其堕落的吸血鬼的仇恨——在奈须笔下,真祖一旦尝到了血的味道,就会产生吸血冲动,引诱真祖品尝鲜血的行为便是堕落的过程。这个设定听起来就像伊甸园那条诱惑夏娃的长蛇一样。被诱惑的夏娃最后被赶出了伊甸园,被诱惑的公主则最终毁了千年城。为了忏悔,爱尔奎特开始了吸血鬼猎人的工作,目的是把当初诱惑她的吸血鬼杀掉,没料到的是却先被退魔一族的志贵干掉了。虽然后来身体复原了,但能力却削弱了,于是不得不借助志贵的力量开始消灭城中的吸血鬼,这便是公主线的开始咯~

巴巴变免费相册C:Ciel(雪儿)

Ciel表面身份是志贵的学姐,真实身份则是埋葬机关[ⅳ]赐号为【弓】的代刑者,此外,Ciel还曾经是Roa(参见后面的V词条)17世的肉体转生者,在被Roa附身时曾对自己的家乡进行了屠杀,因此成为代刑者后对Roa有很深的怨恨,一度把志贵误认为是Roa的转生者而秘密调查,最后才消除了误解。作为代刑者的Ciel冷酷刚毅,但作为学姐的Ciel则温柔可亲。此外,Ciel对咖喱有非同寻常的喜爱,同时也是学校茶道社的社长。

D:Ryudou Issei(柳洞一成)

柳洞寺的少主,卫宫士郎的好友,对远坂凛抱有介意的人,平时的言行只能用一板一眼来形容,但这可能同其从小在寺院成长的经历有关。一个从小就被各种戒律规范的人,很难做出轻率的举止,这便是通常说的家规。在日本动漫里,家境充裕的人往往都和恪守家规联系在一起, 这也算对现实生活的一个缩影吧,即使在现实中,恪守家规的人也往往同温文儒雅联系在一起,再怎么说,无规矩不成方圆。

E: Emiya Kiritsugu (卫宫切嗣)

卫宫切嗣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齿冷的感觉,这种齿冷表现在为达成目标不择手段的方面。尤其在『fate/zero』中这种印象进一步得到印证,其很多行为都被奉行骑士道的saber厌恶不已。也因此在得知爱丽斯菲尔成为其代理master时saber表现出很高兴的心情。和彻底绝望的荒耶宗莲与完全扭曲的言峰绮礼不同,卫宫切嗣是一直相信世间存在美好的。但同时也深知,美好的事物大多只生长在恶之花的土壤之上。为了找寻美好的所在,卫宫切嗣握起了狙击枪,最终成为恶名在外的魔术师杀手。

F:Fujyoh Kirie(巫条雾绘)

巫条雾绘是『空之境界』第一章『俯瞰风景』中类似BOSS的存在,用玩笑的目光来看,『空之境界』简直是一个两仪式不断打BOSS的故事,不过同一般的闯关升级不同的是,『空之境界』中的BOSS无论大小都有其自身的故事。不管是幕后的荒耶宗莲,还是战斗的两仪式。都有一段自我的故事。而巫条雾绘也如此,使之甘愿接受荒耶宗莲帮助的只是一种为了看到外面世界的意愿,即使成为二重体[ⅴ]的存在也毫不动摇的渴望啊。 巴巴变免费相册G:Asagami Fujino(浅上藤乃)

浅上藤乃的母亲属于退魔4家族[ⅵ]的浅神一族,但由于后期家境破落而移到名为浅上的分家。感觉上奈须虽然在设定中把退魔家族写成名门贵族的样子,但实际中又常常将其写成没落贵族的样子,每次看到类似豪族衰败的故事都不由想起两句古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浅上藤乃与两仪式的对决在『空之境界』的动画中表现得很精彩,然而精彩之后再回味,对浅上的故事只感到一丝淡淡的忧伤。浅上藤乃的悲剧始于其特别的能力,从这个层面上说,拥有天生异能究竟算不算好事呢?

H:Hisui(翡翠)

虽然对小时候一起玩的志贵出现在面前刚到欣喜,但翡翠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到变化。毕竟现在的自己是远野家的佣人,而志贵是自己负责照料的对象,昔日的玩伴已成为主仆的关系。或许同姐姐一样,翡翠也经历了太多,最终学会了很好地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此外还和其真实身份有关——翡翠的真实身份属于退魔家族的巫净一族。因为退魔能力,巫净姐妹被远野慎久收养;同样也是因为退魔能力,七夜一族则被远野慎久血洗。退魔家族的归宿,多以惨淡告终,这样的结局,莫非暗示着什么?

I:Iriya(依莉雅)

据说fate原本企划的时候有专门的依莉雅线,但后期因为赶工的原因被砍掉了,不过综合依莉雅在Saber线,UBW线,HF线三条线的零散片段大体上可以推想出依莉雅线可能演绎的内容。但推想只是推想,游戏已经出了,只能安慰自己说有时残缺也是一种美丽,就让每个玩家心中自有一条想象的依莉雅线吧,依莉雅的形象正如雪地里飞舞的妖精一样,给人们心中留下一片遐想的雪地。

J:Taiga Fujimura(藤村大河)

相信玩过『fate/stay night』的玩家都曾经领教过老虎道场[Ⅶ]的魅力,而老虎道场的解说员之一就是藤村大河,抛开老虎道场的搞笑不说,在游戏中的藤村大河也是被士郎称为“藤姐”的存在,受切嗣拜托担任士郎的监护人,但实际情况是经常跑到士郎家中蹭饭……但总体来说,是个天性率直的人。

K:Kotomine Kirei(言峰绮礼)

Fate中的教会监督者,在第四次圣杯战争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都是实际的参加者,似乎非常纠结于同卫宫切嗣的恩怨,这种纠结甚至延续到对卫宫士郎的仇恨上。但笔者总觉得真正令言峰绮礼纠结的是他与别人格格不入的审美观。明明和别人的观点不同但为了在群体中好好地生存下去又必须装出同意别人的虚假肯定,这样言不由衷的表演,别说在动漫中,就算在现实中,一旦时间久了,很容易带来心灵的扭曲哦!

L: Len(莲)

黑莲的本体是一只黑猫,经常着一袭黑衣出现在志贵的梦中;而白莲则是青子出于任性而制作的使魔。这样一来在MBAC中就有了2个Len:黑莲和白莲。二者的共同之处就是都是使魔,不同点在于黑莲是 爱尔奎特的使魔,而白莲则是苍崎青子的使魔。关于召唤使魔的设定,如今在日本ACG中已经不鲜见了,如今使魔已经成了魔法师的“标配”,不过也有露易丝这样召唤出奇特使魔的魔法师,但奈须笔下的苍崎姐妹似乎更喜欢制造人偶而不是召唤?

巴巴变免费相册M:Madou Sakura(间桐樱)

曾见过某种观点是这样解读fate的:Saber线代表了理想,UBW线寓意着现实,而HF线则暗示着黑暗。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样理解也未尝不可。而HF线的主角便是间桐樱。现在想想HF线确实够黑暗:作为从小就被送到间桐家的远坂凛的妹妹,间桐樱从小就被植入了刻印虫并被作为伪圣杯抚养。一起出生的姐妹花,就因为一道冷酷的法则[ⅷ]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为了将间桐樱制成伪圣杯,间桐脏砚不顾樱的承受能力而把刻印虫塞入樱体内,最后,伪圣杯终于即将完成了,讽刺的是,此时的间桐脏砚却被黑化的樱捏碎了[ⅸ],这算是对不择手段追求永生者的嘲笑吗?

N:Tohno Akiha(远野秋叶)

志贵的义妹,对志贵有相当执著的爱慕之情,为了志贵不惜将四季杀死。这里要说的是,四季才是秋叶的哥哥。只不过四季的性格非常暴躁,因为小时候对秋叶经常和志贵一起玩感到嫉妒,就对志贵起了杀心。杀死志贵后四季被赶来的远野慎久囚禁起来,而秋叶为了救回志贵的生命而将自己的生命分了一半给他(好熟悉的桥段……不过凛是用宝石救回了士郎,难怪有人会推测远坂凛的原型是远野秋叶)成为远野家的新当家家主后,第一道命令就是把志贵从分家接回本家。不过因为不善表达的缘故,反而被志贵以为是变得满口是刺不易接近的性格了。

O:Aozaki Touko(苍崎橙子)

苍崎青子的姐姐,在『空之境界』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是干也的顶头上司,是一名顶级的人偶制造师,和妹妹一样喜欢四处游历的她,却因为争夺继承权的关系同妹妹反目成仇乃至永不相见。有趣的是谣传橙子在戴上眼镜和摘下眼镜后的性情截然不同,“眼镜是约束具”这个萌点在橙子的身上被定格了?

P:Primate Murder(灵长目杀手)

位列27祖之首的灵长目杀手,因为对人类有绝对生杀权而位列27祖[ⅹ]首位。形象以魔犬为主,然而这并不妨碍其危险的程度,甚至有时比人类形象更危险。至于27祖的排序,笔者认为大可不必较真,全当是奈须为了更好地讲故事而事先给自己预设的规矩。

Q:Nrvnqsr Chaos(尼禄 卡奥斯)

尼禄原本是一个魔术师,为了研究而自愿成为27祖之一(第10位)。因为体内有666只野兽因子的集合,有时就被称为666了。类似尼禄这样为了研究吸血种而让自己成为吸血种的研究学者古往今来都不乏其人,只能说对有的人而言,研究的乐趣是其它娱乐所无法取代的。这样的人要么成神,要么成魔,即使尼禄成了魔还在研究如何将体内666只野兽整理的课题呢(另:尼禄的英文有两种:Nrvnqsr Chaos和Nero Chaos,但都指同一个人,即尼禄·卡奥斯)

R:Ryougi Shiki(两仪式)

两仪一族的特长是将多个人格灌输到同一躯体内,而两仪式的体内就有式和织两种人格,至于这种同一躯体塞入多重人格的行为到底好不好,只能说:认真你就输了!关于两仪式的分析,在《空之境界》热映时已经有过很多文章,在此,限于篇幅,笔者也就不展开叙述了。 巴巴变免费相册

S:Shiki Nanaya(七夜志贵)

志贵本姓七夜,在七夜一族被血洗的当晚才改姓远野,并以远野家少主的身份来到了远野家的官邸,却不知道这剥夺了正牌少主远野四季的位置,这便是『月姬』中四季愈发对志贵仇恨的由来;因为七夜一族在退魔家族中的攻击性最强,因此志贵在看到爱尔奎特后心中的七夜之血开始沸腾起来并随后将其分割,而这只是『月姬』正剧的开始……感觉上志贵的故事才是『月姬』故事里的故事,感觉任何故事讲到最后还是对人生的片段描写,不管激荡还是平淡都是如此。

T:Toosaka Rin(远坂凛)

冬木市魔法御三家之一的远坂世家的当家人,擅长于魔力的封存,受此熏陶,远坂凛通常以宝石作为魔力的存贮工具,在fate中远坂凛的形象首先是一个天资聪慧的热心魔术师形象(对魔法的运用轻车熟路);其次是一个高贵的大小姐形象(看远坂家的布置以及凛的举止都证明了这点);第三是一个刁蛮的小恶魔形象(尤其是和士郎在一起的时候如此);最后是一个温柔的姐姐形象(特别是得知间桐樱是自己的妹妹时)。四种形象的组合把远坂凛立体化了,现实中的人不就是多面化的吗?型月把这一点也运用到游戏中去了。

U:Madou Shinni(间桐慎二)

冬木市魔法御三家中,间桐家族是没落得最快的一大世家,尽管从远坂家领养了樱,但间桐的家主只是希望以樱来做伪圣杯,而自家的魔术还是希望自家的血脉能得以继承,笔者想,这就是脏砚希望间桐慎二能够通过伪臣之书控制Rider的真实目的吧。

V:Michael Roa Valdamjong(米切尔·罗阿·法但杨)

在『月姬』中诱惑爱尔奎特堕落的元凶,之前是教会的神官,为了追求永恒而让自身成为可以无限转生的死徒。对永生的追求使其从教会的神官变成教会的死敌。即使在一次次转世中自身的力量会被削弱也乐此不疲,宛如间桐脏砚即使寄生在虫的躯体中也毫不在意,这样不择手段求生的形象非常好地揭示了什么叫“好死不如赖活着”。

W:Wallachia(瓦拉齐亚之夜)

瓦拉齐亚之夜本来是一名炼金术士。成为恶魔的缘起是因为无法计算出回避人类灭亡的方法而发狂,继而以契约的形式成为了27祖之一,因曾将民众心目中的恐惧具现为一夜吸血鬼而得名。说起来,现在使用谣言具现化这个技能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他们不能像动画中那样具现出实物,但对谣言的描述则越来越生动,越来越细致。就好像确实发生过一样。笔者认为这也算一种谣言具现化的技能吧?

X:The Dark Six(暗黑六王权)

即将在『月姬2』中出场的27祖之一(第2位),据说她的苏醒会引导其他祖醒来,这种说法像不像在介绍一个引路者?诚然,大凡群居生物,在团体中都不乏引路者的角色,27祖需要一个引路者指明方向也无可厚非。只是如何去引导就要看引路者的本领了,至于为什么是暗黑六王权,或许只有尚处襁褓之中的『月姬2』可以解答了……

Y:Yumiduka Satsuki(弓塚五月)

『月姬』里的悲情女角色,单从『月姬』本篇的描述来看,五月因为过于羞涩而将其他人误以为是爱慕者并上去搭讪,却变成了吸血鬼,最终被所爱慕的人杀死。这几句文字就是弓塚五月的故事。看上去很单薄的剧情却把五月那种即使变成了吸血鬼也没有改变的痴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就便是弓塚五月这个形象最大的魅力所在吧?

Z:Aozaki Aoko  (苍崎青子)

苍崎橙子的妹妹,但同橙子的关系恶劣到绝不相见的地步。做事随意,喜欢自由。即使成为了五大魔法使之一,也毫不在乎地全国巡游,这种自由散漫的感觉使青子看起来像一个永远在长途旅行的女孩,提着行李箱,随心所欲地游走于各地之间。关于青子的故事,将会在新作『魔法使之夜』中展开,也许到时候,苍崎姐妹的恩怨由来也会解开了。

今年,型月以动画『幻想嘉年华』的形式宣告了type-moon成立十周年的信息。对于同人起家的团体来说,要长久地生存并发展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转型,或解散。而像型月这样通过不断转型而终有成就的社团更不容易。生存就是在不断变化中稳步前行的过程,这点在型月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看如今国内同人创作如火如荼,不知其中是否会孕育出同样有所成就的团体呢?拭目以待吧。

==================================================================

[ⅰ]荒耶宗莲改造出矛盾螺旋异界的那栋大楼的名称,但大楼的设计者是苍崎橙子。

[ⅱ]型月的作品中世界观都有关联性,有人把这些关联的设定都假想成一个架空世界,这便是“月世界”最早的由来。

[ⅲ]“月世界”是个大概念,在“月世界”之下又有更细分的假设,“千年城”便是其中之一,是爱尔奎特做公主时所居城堡的别称。

[ⅳ] 同样是“月世界”大概念下的一细分支,创建的出发点是教会的秘密行刑机关。

[ⅴ]“二重体”是指灵魂与肉体分离的形态,这样一来,即使肉体在床上不能动弹,但灵魂也能以幽灵的形式挣脱躯体束缚而游离于外界。

[ⅵ] 同样出自“月世界”的设定,指两仪、浅神、巫净、七夜4家。

[ⅶ]游戏『fate stay night』中每次进入Bad Ending时出现的小剧场。

[ⅷ]在小说『fate/zero』中远坂时臣曾对间桐雁夜解释道,之所以将樱送给间桐家,也是奉行魔法世家的规矩而为。

[ⅸ] 间桐脏砚的本体是一只虫子,游戏中的老人只是他操纵的人偶而已。

[ⅹ] “月世界”的设定之一,27祖是被教会列为危险等级最高而最难对付的目标的统称。有点近似于西方最古老的吸血鬼的概念。

点赞
  1. 芍药vs小牛说道:

    此文甚爱

  2. 紫电KIA说道:

    给跪了,此文有爱。

  3. 茶几某彻说道:

    居然没有saber- -

  4. YGAS说道:

    还可以这样分析!感觉自己型月完全每看透啊,好多人都不认识
    一个英灵都没有,当然就不会有saber了。

  5. snowsouth说道:

    这是字典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