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村健一:要成为演员,就该有自己的个性

大家都知道的铃村健一代表作有很多,笔者在这里就不详述了。当初得知铃村要来广州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让国内的粉丝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日本业界的大佬们。言归正传,关于自己演绎的新旧角色们,以及对于生活和工作,如今的铃村又有怎样新的理解呢?看访问就知道了。

Q:首选请铃村先生跟中国的粉丝打个招呼吧。

铃村健一:每次办演唱会的时候,中国的粉丝们都会过来,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反过来我能到中国来也感到很幸福。

Q:铃村先生经常扮演角色性格差异非常大的角色。有从一个类型的角色转换到另一个角色这种不同作品之间的变换,也有像『机动战士Gundam SEED DESTINY』的飞鸟那样,本来情绪波动就很大的角色。在这种时候你会怎么去把握这种反差呢?

铃村健一:演员的工作就是在拿到剧本后,如何将它表演出来,首先是要相信剧本,如何理解制作人员、监督、剧本家所说的话是最重要。然后如何将这些输出,表现出来,规划到表演里就是我们的工作了。只要剧本够扎实的话,自然而然地就能表现出来,剧本里面已经写好了角色想要去哪里,只要正确掌握剧本,按照剧本的路走,我们演员能做的其实很少,所以只要按照自己的风格顺其自然就可以了,你所说的角色在慢慢变化、成长,我觉得那是剧本的精彩之处,是创作者们让这个角色生动起来。

Q:继2001年版的TV动画,铃村先生在去年4月开播的新版TV动画『足球小将(队长小翼)』中再次出演了若林源三一角。大概是『足球小将』中唯一由同一个声优饰演的角色。当时通过试音时,铃村先生的感想是?

铃村健一:首先我听到重制消息的时候,想到自己是很久以前配的,应该不会再被叫去试音了吧,结果被叫去了试音,真是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这次的制作人员不知道我以前配过若林源三,于是我去咨询了一下,他们回复说知道,请过来试音,然后我就很惊讶你们居然知道啊,我来试音好吗?然后去试音了,还通过了。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百思不得其解,感到很不可思议。通过后我又去问制作人员,对方表示就是单纯地觉得很符合角色,跟以前配过什么没有关系,就很平常地从试音里面选的,所以说我的声音应该会很符合若林源三这个角色。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真心觉得很高兴,以前配这个角色时,我在这个业界只是个刚起步的状态,还是一个新人。可若林源三是一个很成熟的角色,是将大家团结起来的领头人物,而比我年纪还大的声优们却在配我的后辈,所以当时我很紧张,明明还是一个新人,却要配一个领头人的角色,虽然觉得很难,但也接受了挑战。而这次的系列,我年纪已经大了,而其他角色的声优年纪都比我小,终于能够出演符合自己年龄的若林源三,老实说我自信现在的自己会做得更好。

Q:『银魂』已经正式完结了,作为「冲田总悟」的声优,铃村先生对于『银魂』这部作品有什么特别的情感吗?

铃村健一:这是非常受欢迎的作品,我很荣幸能够参与这样的作品,『银魂』是一部很特别的作品,不仅有很严肃的瞬间,也有很蠢的搞笑场景,作为演员能够给大家展示各种各样的场景,是一份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至于从观众们是如何支持这部作品的观点来看,例如明明说了已经完结,观众们却说没有完结、完结欺诈,这是其他的作品很难做到的。因为是『银魂』,所以大家会说这是『银魂』啊(说不定是骗人的),正因为观众们心目中觉得这是一部特别的作品,才有了这么高的人气。这次空知老师画的原作已经正式完结,可大家到现在都还不相信,非常符合『银魂』的风格,我觉得很有趣,我也觉得会不会还有后续呢,这次发布了完结篇的制作消息,下一个系列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形式,我一半期待一半担心被骗了要怎么办,静待后续。

Q:铃村先生的工作经历总感觉和小说改编动画很有缘分。从早期的『十二国记』中的乐俊到『圣魔之血』『少年阴阳师』『仰望半月的夜空』再到近几年的『六花的勇者』『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铃村先生认为小说改编动画的配音和原创动画的配音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呢?

铃村健一:这跟作品有关系,小说改编跟原创的,表演方法并没有改变,所以这里并没有差异,不过有些作品是有原作的,有些作品事先了解一下原作也是有必要的。现在配的『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在日本是很有历史的作品,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以前也曾经动画化,在日本是被誉为传说的重制,我感到很大的压力,所以我想应该要认真了解原作再去挑战配音。我把小说全部读了,正因为这样的准备,反而会有点紧张,观众们可能已经读过原作并且有先入为主的印象,我究竟是否适合这个角色,要怎样去演绎这个角色,比原创作品的压力会更大,所以关键是要怎样战胜压力。不过最开始应该做的就是相信自己得到演绎这个角色的机会,按照自己的风格去演绎,要从一开始便坚定下来才有意义。无论是哪一种作品,尽管准备的方法多少有点不同,但该做的事情都是按照自己的风格,事先做好心理准备。

Q:在正式为角色配音前,铃村先生会在台本里做笔记吗?

铃村健一:我不会做笔记,那是在一瞬间诞生的东西。对演员来说最重要的是认真理解剧本,那是角色塑造的根本,要自己好好想象出来,这个故事的世界观是怎样的,要站在角色生活的那个地方,做好这些基本的工作,然后配音当天是大家一起配音的,大家聚集在一起而产生灵感,当天产生的灵感是很重要的,不要总是记笔记,从而将自己的表演固化,这是我正在努力做的。

Q:请问铃村先生你是怎样自然地演绎角色,有没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如何调节?

铃村健一:我每天都在做表演的工作,每天都必须面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事前的充分准备就是看书,看剧本,认真理解,世界观是怎样的,会做好各种准备。即使这样身体状况也确实会有跟不上的时候,这时候我会做些什么呢,年轻的时候会勉强去做,因为角色是这样子的,自己就这样做,正面面对挑战,直接上了。但随着年龄增长,我发现那种只有在某种状态下才能实现的表演,其实是要控制发声。要怎样发声才能入麦,只要能明白这些,就算身体状态不佳,都能知道自己发出的声音入麦后是怎样的效果,随着经验的累积,我现在能够自己控制发声,让声音入麦。那即使身体不好,只要能运用好这样的技巧,知道声带哪部分坏了,便控制没有坏的部分增幅运用起来,我能够某程度上做到。这是年龄增长了才做到了的,年轻的时候还做不到。

Q:除了配音之外,铃村先生还演唱过很多角色歌,你是怎样用演唱的方式来呈现角色的特质?

铃村健一:角色歌我到现在都觉得很难,我会首先与作曲的团队详细地商量,例如这个角色一定会用这个声音、音调、音域等等来唱这首歌。例如『黑子的篮球』的紫原敦,就要用比自己唱歌还要低八度,来表现出角色故意那样唱。我会先与制作人员事先商量好在音乐上如何去表现这个角色,然后必需要做的是,让一个角色去唱歌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有很多角色是一定不会唱,是很冷酷的一个角色,平时都不说话,为什么会去唱歌之类,这时候就要考虑角色的心理活动,我觉得要有将内心的声音融合到音乐里去是很重要的,还有想象力也很重要。

Q:铃村先生出道25周年,而你担当综合制片的即兴剧『AD-LIVE』在去年也迎来了10周年。身为声优的你,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制作一部「由声优来出演的90分钟舞台剧」呢?

铃村健一:因为是声优出演,所以便有以声优为主的印象,其实是没有关系的,我以前学过演舞台剧,如何才能用声优的声音表演,活用在演戏方面,这25年来我一直在研究这个。25岁之前演戏也会想着如何让戏剧更加娱乐化,而『AD-LIVE』是20岁时候的构思。那时候便想象着把戏剧变成让更多的普通人看到后能够感到惊喜的企划,我从很久以前便在思考这个,但是如果不先累积经验的话,即使说我想做这样的企划,也不会有人赞同、帮助我,于是我先作为声优提升自己的地位,让别人认同自己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很努力地去做声音的工作,这是很重要的,后来才终于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最终实现了『AD-LIVE』这个企划。

Q:铃村先生今年第一次出演真人电影『AD-LIVE』的感受如何?

铃村健一:那是从我正在进行的『AD-LIVE』舞台剧制作企划中衍生出来的。我与制作人一起商量的时候就谈到不如做电影吧,还提议不如自己拍,但制作人否定了。他提议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待我的作品,再将它制作成娱乐作品会更好。于是让声优津田健次郎先生来拍,津田先生也是从戏剧表演的过来人,一直都有表演舞台剧,而且非常喜欢电影,是电影的狂热爱好者。津田先生总是跟我说总有一天想拍一部电影,所以我觉得津田先生能胜任,于是去拜托了津田先生,也拜他所赐,虽然整体是纪录片,也有虚构的部分,结果成了两头不到岸的非常古怪的电影。关于剧本与表现形式,我没有插过一句话,我只是作为一个演员在那里,作品承载了津田先生强烈的想法与创造力,我个人认为那是一部非常有趣的电影。

Q:对于即兴演出,铃村先生你有什么感受?

铃村健一:这就是所谓即兴台词,从大家提供的台词里面抽取,再把它变成即兴台词,这是即兴表演的戏剧,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包括参演者自己,这便是有趣的地方,这次的表演形式虽是free talk,但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的流程,不过我觉得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这样子挺好,我在日本经常这样做,尽管这次是在中国,也发生了奇迹,『AD-LIVE』虽然是我自己企划的,不过它真的是个很棒的企划,中国的粉丝也都感受到了,会场的气氛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我重新意识到这一定是全世界都能够享受得到企划吧,真的非常感谢主办方采用我的企划。

Q:在今年4月,铃村先生开始主持了网络新闻节目『ONE MORNING』。而在此之前你也在同时进行着声优、音乐活动、舞台制作、事务所社长等多种身份与活动。能分享下是如何同时兼顾如此多的身份吗?

铃村健一:我是那种想尝试各种各样事情的人,正如刚才说的声优应该具备的资质,我认为需要抱有好奇心,随着年龄增长,好奇心是会逐渐减少的,因为我觉得人类都是积累了经验之后就会寻求安全、稳定,所以总会有只要做到这种程度就足够了的想法。大家都想要稳定,虽然我觉得这是好事,但是作为表演事业工作者,必须要否定这样的想法,要时刻保持对外界事物有刺激反应,固化在某一个点上是创造不了任何东西的,要时刻跟上时代的变化,如果不能够接触到变化一刻诞生的光辉,只会变成一个一成不变的无趣演员,为了告诫自己不要成为这样的演员,如果不去接触不曾知道的事物,不去做未曾做过的事,便无法继续做声优的工作了。为了不会变成这样,我时常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每次这样做都会有新的发现。将这些发现作为自己的指南针,运用到别的地方以及表演方面,即使是从人生角度上来说,也能够向大家说我做过这些事情。这样身为社长也有了很大的意义,今后我会慢慢老去,到我老的时候,能够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便会变得更少,今后这个业界将会更加的繁荣热闹,会有更多的年轻一代加入,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曾经有做过这么多事情的人,给他们带来勇气,如果我不能够成为能向他们讲述如何面对那些事情的人,便没有意义,我之所以会做多种多样的工作,是有这一层意思的。

Q:请问铃村先生你在如今仍然如此繁忙的日程中是怎么放松自己的呢?

铃村健一:我真的很喜欢吃东西,吃好吃的东西是最能够减压的,我这次就非常期待广州的食物,我昨天本来想着早点到吃晚饭的,结果飞机延误了,最后是凌晨4点半才到,所以还没能够吃到好吃的东西,我打算等下结束之后再去吃,我觉得这一定很减压,我很期待。

Q:在铃村先生出道这25年中,你觉得最辛苦的和最高兴的事分别是什么?

铃村健一:基本上都是高兴的事情,也有觉得辛苦的时候,正因为辛苦,克服了之后的瞬间便变成了喜悦,危机也意味着机遇的到来。例如刚开始做音乐相关工作的时候,要开演唱会,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演唱会上要连续唱两三个小时,那真是很辛苦的事情。最初唱得不好,也不知道要怎样演出才好,发生了许多事情,很努力地思考唱出自己的风格是怎样子的,也问了许多人的意见,正面面对了许多困难之后,现在开演唱会也能享受到快乐了。就算是动画,开始的时候也被前辈说过「你配得真烂,快点转行吧」之类,不过也能够把这些化为了前进的力量。所以虽然经历过不好的事情,但这些其实都是机遇,我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人生。说到这里面高兴的事情,就像这样,以前我刚入行时,没有人会想到声优能够到外国去参加活动,我现在能够来到中国广州,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我也单纯地在享受这次旅行。能够吃到日本没有的食物,接触到不同的文化,不同国家的人,和大家交流,也得到了像现在这样向大家表达的机会,对我来说就是无上的快乐。

Q:在个人音乐作品方面,铃村先生你都会亲自创作,请问会考虑尝试用更多不同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想法吗?(例如写作、绘画等等……)

铃村健一:接下来要与「迎寿司居酒屋」一起合作,我觉得饮食店是另一个能够进行创作表现的地方。我在成为声优之前,有一段时期想过要成为一名厨师,觉得这也是一种娱乐。中国人也很喜欢吃,这次去了各种各样的饮食店,感觉很多店铺都很有娱乐风格,是日本没有的。这次也了解到许多很卖力的店,接下来要怎样制作宣传饮食店,希望能够做出自己的风格,我一直都对在新的领域进行创作表现的形式有很大的兴趣,最近觉得将饮食店作为创作表现的场所一定会很有趣,以此为契机,有了与「迎寿司居酒屋」合作的想法。

Q:铃村先生觉得成为声优哪一方面的属性是必需?

铃村健一:我觉得是多方面的,最重要的还是要对各种事物抱有兴趣,一个能够对各种各样的事物动心,乃至感动的人,比较适合做演员。我们有时用声音去表演,有时要站到舞台上,身体与声音的运用如果不与内心联动起来便没有什么意义了。平常对各种各样的事物感兴趣,能够充分理解身体、内心触动的瞬间,我觉得这样的人很适合做演员。总之什么都爱探究一番的好奇心,以及对事物抱有清晰的疑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等等,自己的身体正在起怎样的变化等等。在自己心里将这些疑问逐个整理,并且能够理解这些就可以变为自己的武器,能够将身体的反应化为行动,能够动脑去思考,感觉与思考能够并立的人适合去做演员。内外方面都是有联系的,技术通过后天练习就能够掌握,相较于技术,我觉得天分更重要。

Q:看以前的采访里,铃村先生有提过想要更多的支持年轻人。而实际上无论是日本还是在中国,都有相当多的年轻人希望步入声优的行列。能给这些年轻人一些建议吗?

铃村健一:我觉得要成为演员,就应该要有自己的个性,如果做着与别人一样的事情,是不会一鸣惊人的,希望大家重视这一点。所以在日常生活当中,能够用与别人不一样的视角看待事物,能够转换看待事物的角度,多角度地去看待,不要去否定事物的其他可能性。同一件事物可能会有别的不同看法,这样能够训练出自己看待事物的方法,不要过于简单地去评价一件事物。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去寻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很多人都不会这样做,基本上都是看别人的脸色行动,做着别人希望自己去做的事情,我觉得这种人不适合做演员,要能够完全面对自己想要表现的东西的人才适合做声优,我希望大家能够保持个性,保持自己的风格,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并且正视自己。

Q:如果没有进去声优界,铃村先生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铃村健一:有可能会成为厨师哦,另外我还非常喜欢打游戏。刚成为声优的时候,一直都在打工,打工基本上都是与游戏相关的工作,我一直坐着游戏店的店员,当时我比店长对游戏的知识还要熟悉,说不定我可能会成为游戏店的店员,或者做与游戏相关的工作。

Q:铃村先生是大家公认的特摄爱好者,也有出演过特摄作品,有兴趣自己拍摄特摄作品吗?

铃村健一:那当然有,总有一天会拍的,真的。会拍的会拍的,一定会。如果是广播剧的话,已经有做过昭和风格,就是以前的日本风格,也做过以特摄为主题的,已经是开始涉足这个领域了。有了些经验,以后便要做更加正式的,就像蒙面超人、超级战队系列、奥特曼这些,日本现有的特摄作品,我会加油做出不逊于这些的作品。

(笔者:铃村被问特摄问题时,感觉他瞬间就生猛了不少,不愧是公认的特摄爱好者!瞬间就跟现场同样是特摄爱好者的记者热切地讨论起来了!)

Q:铃村先生可以透露一下接下来的一些安排吗?

铃村健一:即兴剧『AD-LIVE』9月份将在日本上演,如果大家到日本来,想看的话一定要关注一下,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企划。然后从9月1日开始,上海的「迎寿司居酒屋」重新开张,借此之际,与我合作企划也正在进行。「迎寿司居酒屋」重新开张的时候请大家一定要过来玩,请多关照。

Q:今天在现场和中国的粉丝见面,铃村先生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觉得中国的粉丝怎么样呢?

铃村健一:大家非常热情,很亲切地欢迎我,虽然今天只是talk show,但也非常高兴,然后大家对我说的话马上给了反应,我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懂日语,这也让我十分感动。

Q:最后铃村先生有什么想对中国的粉丝说的吗?

铃村健一:这次很高兴被邀请参加麽多动漫嘉年华,受到了大家热烈的欢迎,让我能够身心舒畅地踏上了舞台,我希望能够再次来到这里,这次是收到了大家的邀请才能站在这里,我会继续加油,作为受大家欢迎的演员,希望大家能够再次邀请我,下次来的时候,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我很期待能够再次得到这样的机会,期待能在中国再次见到大家,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今天非常感谢大家。

铃村是个很随和的人,聊到自己感兴趣的事就会吧啦吧啦的聊起来,十分上头(笑)。跟现场同样爱好特摄片的媒体记者聊得让我觉得他们是相逢恨晚。最后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铃村能在广州举办一次演唱会或者见面会吧!因为会十分有趣哒!

图:马沙

文:水风铃

编辑:马沙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