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宝冢歌剧团OG:男装丽人更帅气!领略百年宝冢歌剧的独特魅力

歌剧,一种以歌唱和音乐来交代和表达剧情的戏剧。有研究显示,最早的歌剧起源于公元前7世纪古希腊剧场的戏剧,是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16世纪末,当时正值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在这场文化运动的发源地——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有一个由一群人文主义学者组成,方向是研究古代戏剧,旨在复兴古希腊的舞台表演艺术的团体「Camerata(卡梅拉塔同好社)」。当时他们在佛罗伦萨的贵族宫中,演出了近代已知历史上的第一部歌剧『Dafne(达芙尼)』,获得了极大好评。那些戏剧团体也以此为契机,把歌剧这种古典艺术,从面向贵族的宫廷演出转变为一般大众也有机会欣赏的公众戏剧,从佛罗伦萨传到了意大利各地,继而传播到欧洲各国。

之后歌剧经过了巴洛克、古典、浪漫等几个不同时期的发展。到了19世纪初,歌剧在欧洲已经发展出了几个不同地区和学派的演出风格。而歌剧文化流行的地方也不限于在欧洲,在与西方文化有交流的地方都先后出现了歌剧的演出和制作的剧团。此时的日本,在经过明治维新后,整个国家都积极向欧美等当时的先进国家学习他们的社会文化和习惯,出现了「脱亚入欧」的风气,各种西式文化和打扮如歌剧,燕尾服等也开始在日本流行起来。

1914年,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歌剧团在日本关西地区的宝冢市举办了首次公演,便在当地造成了话题。在之后的公演里,这个歌剧团在演出的同时,还不断把很多新的元素和举措首次引入到歌舞剧的演出之中,给日本的歌舞剧发展作了很好的参考作用。1974年,这个歌剧团把日本当时一部高人气的少女漫画改编成了同名歌舞剧,在日本国内引起极大轰动。这部漫画改编的歌舞剧,自此之后就成为了这个剧团最知名的代表作。这部根据漫画改编的同名歌舞剧名叫『凡尔赛玫瑰』,而演出它的歌剧团,就是现在我们非常熟悉,在日本和世界都享负盛名的「宝冢歌剧团」。

「宝冢歌剧团」诞生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最初剧团的建立却源于一个地方振兴企划。上世纪10年代,当时大阪到宝冢的轨道电车刚刚通车,电车公司希望增加其它地区民众对该电车线路的使用率,就在电车的终点站宝冢兴建了「宝冢新温泉」游乐园。1913年,园方组建了一队名为「宝冢歌唱队」的歌队,在游乐园的剧场演出。这个歌唱队的成员,全部都是由未婚的少女组成。同年年底,「宝冢歌唱队」在原有成员的基础上新招入了几位新成员后,设立起「宝冢少女歌剧养成会」用于培养成员,同时把演出的内容,从演唱为主转为以歌剧为主。经过几个月的训练,1914年4月,这些成员们首次以「宝冢少女歌剧团」的名义,在游乐园的剧场以歌剧的形式进行公演。剧中全部角色由少女来扮演成为了这次公演的看点,吸引了不少观众前来观看,一时之间成为当地的话题。

©Takarazuka Revue Company

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加,「宝冢少女歌剧团」开始有了属于自己固定的戏迷粉丝,剧团也保持着每年4个剧目的节奏进行公演。戏迷粉丝们多年的支持,也让歌剧团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发展。1919年「宝冢少女歌剧养成会」在宣布解散的同时,成立「宝冢音乐歌剧学校」用于招募新成员和培养剧团团员。1939年「宝冢音乐歌剧学校」改名为「宝冢音乐舞踊学校」,把「宝冢少女歌剧团」从学校中分离开来,「学校」和「歌剧团」两者成为独立运营的机构。而「宝冢少女歌剧团」和「宝冢音乐舞踊学校」也先后在1940年和1946年改名为「宝冢歌剧团」和「宝冢音乐学校」并一直沿用至今。

「宝冢歌剧团」在戏剧演出方面的创新,有不少举措都给日本的戏剧界带来了影响。1914年「宝冢少女歌剧团」的初次公演,在日本开创了「少女歌剧」这种舞台艺术的先河。与后来成立的「OSK日本歌剧团」、「松竹歌剧团」合称为日本的三大「少女歌剧团」。1927年,「宝冢少女歌剧团」首次把歌舞秀(Revue) 引进日本演出,轰动日本全国,让剧团的名字在日本国内一举成名。1955年「宝冢歌剧团」又成为日本首个使用无线麦克风演出的剧团。上世纪60年代美国百老汇音乐剧盛行,「宝冢歌剧团」把当中的不少戏剧名作,引入到日本国内演出。1974年,「宝冢歌剧团」根据人气少女漫画『凡尔赛玫瑰』改编的同名歌舞剧,配合宝冢剧团原有的华丽风格,把漫画原作中浪漫、唯美、华丽的场面,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出来。而宝冢男角色由女性扮演的特色,与原作中女主角女扮男装的设定不谋而合,演出后迅速虏获观众的芳心,公演后大获好评。当时就有日本报章报道,剧目在演出多场之后,仍然有众多戏迷粉丝连夜排队购票,可见当时的空前盛况。而『凡尔赛玫瑰』这部歌舞剧也借此成为了「宝冢歌剧团」最知名的代表作,让「宝冢歌剧团」这个名字,在所有的戏剧迷心中留下了永远的一席之位。

©Takarazuka Revue Company

如果华丽是「宝冢歌剧团」的舞台特色,那么为戏剧演出的演员就是宝冢靓丽的移动风景线。「宝冢歌剧团」的演员,无论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都是由未婚的女性来扮演。这些演员们,饰演男性的优雅俊朗,饰演女性的端庄优美,举止投足都流露着上流社会的高贵气息,再搭配上华丽细腻的舞台视觉效果,让观看演出的观众,有一种仿佛在梦幻中的感觉。但是要成为「宝冢歌剧团」的团员,并站在台上表演,首先就要先通过为「宝冢歌剧团」培训剧团团员的「宝冢音乐学校」入学面试。原本「宝冢音乐学校」的入学录取率约为33%,在经过「宝冢歌剧团」上演『凡尔赛玫瑰』后,每年报考「宝冢音乐学校」的人数大幅上升,现在通过录取的合格率仅为5%,因此在日本有了「东之东大,西之宝冢」的说法来形容考进「宝冢音乐学校」的难度。再加上「宝冢音乐学校」的教学非常严格,因此又有了「女士官学校」的外号。学生只有顺利从「宝冢音乐学校」毕业,才有机会进入「宝冢歌剧团」演出。

「宝冢歌剧团」拥有的「花」、「月」、「雪」、「星」、「宙」五个组别,歌舞之「花」、戏剧之「月」、和物之「雪」、扮装之「星」、年轻之「宇」, 每一个组别都有着自己的特色。还有一个由演技精湛的资深团员组成,不属于任何一组,以「特别演出」方式支援各组的「专科」。进入「宝冢歌剧团」后,所有的新团员都必须从跑龙套做起,并且和现有的同组别团员们一起竞争。团员们必须需要通过激烈的内部竞争,才有机会出场饰演有名字的角色。「宝冢歌剧团」每年都有着四百多人参与竞争,最后只有五人可以成功登上主演的宝座。只有各方面都有着力压群雄的实力,才可以通过各种激烈的竞争晋升为TOP(第一),成为剧目的主演。

正因为能进入「宝冢歌剧团」的团员都非常优秀,考核又非常严格,因此每一位台上演出的团员都深受观众们的爱戴和尊敬。由于「宝冢歌剧团」的团员仅限于未婚女性,因此很多因为结婚或为自己未来规划而退团的团员亦不在少数。这些退团的团员被称为「宝冢OG(Old Generation)」,而退团本身也是有着从「宝冢歌剧团」里「毕业」的意思。但是退团并不意味着终止,很多毕业后的「宝冢OG」,有的退居幕后,有的向影视方向发展,有的则继续留在舞台。无论身在何处,她们仍然在以宝冢人的身份,在各种领域为戏剧演出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凭借着独特的剧团魅力,「宝冢歌剧团」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都有着非常多的戏迷粉丝。但是「宝冢歌剧团」很少进行海外演出,使得海外的戏迷粉丝很难有机会欣赏到她们的演出。今年新年元旦,在日本乃至世界都享负盛名的「宝冢歌剧团OG」,首度带上「宝冢歌剧团」经典的剧目『剑与爱的光芒-爱着拿破仑的女人们』来到中国演出,并把广州作为这次「宝冢歌剧团OG」海外巡演的首站。而演出的阵容也非常华丽,包括前宝冢雪组男役TOP高岭吹雪、前月组娘役TOP麻乃佳世和前雪组娘役TOP舞风莉萝,还有19名精选的宝冢歌剧团OG演员。

在演出之前,剧团在本次演出的广州大剧院举行了观众见面会,编剧、导演冈部优妙和两位原宝冢顶级演员(TOP)高岭吹雪、麻乃佳世,以及青山雪菜、椿火吕花等22位实力宝冢OG一起在见面会中亮相。见面会过后,冈部优妙导演和高岭吹雪、麻乃佳世、椿火吕花三位主演接受了我们JPbeta的独家专访。

JPbeta:高岭女士当年是以成绩第一的身份进入宝冢音乐学校的。那您觉得当初为进入宝冢音乐学校而准备的各种表演方式和技巧里,有什么是一直受用至今的呢?

高岭吹雪:我事前并没有为了进入宝冢而特意去学什么,结果就进宝冢了。我本来就是京都出身的,然后我不想上学。当问到关西地区有什么学校是没有专门学科的时候,要么当美容师,要么考进宝冢。于是爷爷就说,人说东边有东大,西边有宝冢,相比起美容师,在出嫁之前要磨练一番的话不如去宝冢吧。我说这样啊,于是就去报名参加考试了。居然考过了,而且还是第一名,这下可是不得了。从此之后的经历尽管很艰苦,还是先尽了最大的努力。

我原本有做体操运动,也有跳芭蕾舞,总之先要学会唱歌。于是从那时开始便很努力地学唱歌,到现在唱歌成为了我最喜欢的爱好。因为是歌剧,是唱着演的戏,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现在也是,歌唱应当作为歌剧而存在。正因为我现在爱上了唱歌,当有人找我唱歌的时候,如果我的歌声能够让大家的心灵有所共鸣的话,我会非常开心。这里面不懈努力积累起来的经验,是我一生的宝物。

JPbeta:高岭女士作为一位从入团到离团都是「首席」的演员,您认为有什么是作为「首席」必须要坚持带头做好的事情呢?

高岭吹雪:我认为需要有承担起一切的觉悟。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所有的事情。最让我心情舒畅的是,作为首席,从台阶下来的时候,看到大家注视着我时的笑容,这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是大家的笑容与对我期待让我站在了这个位置,对此的感恩之情是我这一生中最为珍视的。

JPbeta:当年麻乃女士成为月组首席娘役后不久,与演出的搭档,同样是宝冢演员的天海祐希演出了很多经典对手戏,很多戏迷粉丝为此津津乐道。那你觉得作为演员,可以长时间与另一位演员做到合作无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麻乃佳世:我在与天海佑希搭档之前,是与凉风真世这位伟大的前辈做对手戏的。那时候的我还很不成熟,而她手把手地带我学会所有东西。与其说她教会了我做对手戏的技巧,不如说她是言传身教,不仅仅是口头上告诉你该怎么做,还在各个场合用信赖与爱教导你。之后再与天海搭档的时候,虽然对手不同了,很多事情也不一样了,但常在内心的果然首先还是信赖感,相互信任。然后是深厚的爱与关怀,能够多关心对方。不仅是心意上的,还能转化到现实中的许多场景。在事务繁忙的时候能够多体谅关怀对方,在不知不觉之间自己也能够变得更惹人怜爱,也能够更尊敬对方。

这正是作为宝冢的对手戏演员才能够经历的阶段,对此我感到非常幸福。在之后与许多其他演员合作对手戏,也许如果没有经历过与凉风真世前辈和天海佑希两位做搭档的那段时期,便无法在其他领域与合作的每一位演员建立深厚的信赖关系,在共同演出的同时也彼此关怀。在那五年期间我深深体会到的信赖感与关怀,对现在的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宝物。

JPbeta:椿女士除了这次演出的拿破仑皇帝之外,过去还演出过不少帝王或贵族的角色。你觉得以这些身份、地位尊贵的人物为主角的故事,它的魅力之处是什么呢?

椿火吕花:贵族、帝王这类角色的服装自然会比一般角色的更加华丽,舞台设置会是王宫之类,在这些设定的帮助下让整个气场都能给人一种华丽的感觉。通过演绎非平民的华丽的角色,例如帝王、贵族这些,能够让观众们体验到与日常生活完全不一样的梦幻世界。为了能够让观众们投入到这个梦幻的世界中去,我们便用心背负起这些华丽的服装以及舞台,将它们展示给观众们。

JPbeta:椿女士最想以这些角色向观众传达什么呢?

椿火吕花:我从小便非常喜欢宝冢,我希望能够将我当时作为观众看到的感受到的东西呈现给观众们,这是我一直用心努力在做的。

JPbeta:由女性扮演男性是宝冢歌剧的一个特色,那各位觉得这些由女性扮演男性的角色,魅力点在什么地方呢?

高岭吹雪:我想这是无需多言的。无论怎么样的角色落到自己身上,如果是由我来演出的话,对于这个男性角色,我喜欢他是这个样子的,我便把他按照自己心中想的那样演绎出来,所以是自己来演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就算被骗了也没关系」,就像是看到小狗非常可爱会做出十分心动的表情那样,自己来演让自己有这种想法的男人。

如果没有女性角色,全都是男性角色的话,「明明是女的却穿着男装」,那只不过是变装癖。正因为在这些「变装癖」的旁边有着比女性更加女性的女性角色,「他们」才显得帅气。「他们」本身也是女人,只是在演男人,并不是真正的男人,而正是有那些女性角色才让这个情况不显得尴尬。所以我当时演男役的时候,很疼爱那些演出女性角色的演员。离开宝冢之后为了被人疼爱,我正在努力。

麻乃佳世:男性角色的魅力首先是脸,得让人觉得很可爱。不过同样身为女性,会有一看就知道你这是在装的部分。所以不是只要表现得可爱就可以了,为了让人能够发自内心地觉得可爱。待人接物的策略也很重要,我觉得她们是研究了待人接物策略的精髓。

椿火吕花:我觉得是致力于追求那种非现实感,与现实相反的感觉,给观众一种梦幻感。

冈部优妙:我是负责制作的,说到什么是魅力,女性扮演男性角色,我的原则是必须要端庄。这是由女性来演绎爱情故事,哪怕是有一点仪态臃肿都不可以。除了要像动画那样美丽以外,还要能够做到有深度的表演。我选择的都是高质量的人才,有深度的涵养,感性,性格强大,并且有自信。她必须要懂得人性的深度,如果她是容易动摇的,暴露了人性的肤浅,不能做到干脆利落的话,就不美丽了。

还有就是因应不同情景的需要,选择最能表现出角色魅力的演员。例如椿要扮演拿破仑,根据记载的话拿破仑是有点胖的一个人。但椿要扮演好拿破仑的话,像她刚刚所说的,有王者的风范。身为贵族,手握锋利的宝剑投身于战斗,一跃成为王者,这样的角色要怎么演;而吹雪是一个很有深度与包容力的演员,她的深度与温柔要通过变化为不同的形式,如何与歌声一起优美地表现出来;要是麻乃的话,麻乃作为首席的女角演员,一路努力夺得了首席。正如刚才所说的,无论几岁,都保持着端庄的仪态。她不仅很可爱,而且考虑到角色会想到更深一层的性格,所以水平很高,考虑得很深。所以在她身旁的男性角色能够加倍耀眼,我在创作男性角色形象的时候会考虑到这一点。

我总在思考如何把憧憬的人与演员连结在一起,将大家唯美的一面呈现出来。像是饰演非常帅气的白瑞德的演员克拉克·盖博,还有莱昂纳多年轻的时候,他当年跳舞的时候脸部的线条非常好看。这些我都会十分仔细地研究,也就是如何能够更优美地展示给观众看。

JPbeta:在宝冢剧团中,普通演员需要非常努力,通过激烈的竞争才有机会成为主演,那各位觉得从普通演员到成为主演的过程中,让你一直坚持下来的是什么呢?

高岭吹雪:是毅力,上进心与毅力,不认输的韧性与上进心以及不放弃。在感谢周围的人的同时绝对不放弃是最重要的。

麻乃佳世:我觉得并不是争输赢的问题,而是不懈的努力。你问我是不是对所有事情都十分有自信,我说并不是,相反我是完全没有自信,不过我对做过的事情有自信。如果别人努力了十遍,那我便努力一百遍、两百遍、三百遍,「我只能做这些了」还是说「我能做得这么好」,总之把自己曾经的努力化为自信。然后就是无论与谁相比较都可以,唯独不能输给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自己,用心去努力。如果想站到让人羡慕的位置,那便要更加努力。渐渐变成了努力狂,不会去想因为长得漂亮就能够站在中间了,而是为了变得漂亮,那么就去研究怎么化妆。为了实现目标究竟要做些什么,不是为了去与别人比较,而是我做着这些是理所当然的。

椿火吕花:我演的配角比较多,当突然要我站到中间演主角的时候,便只有努力。因为我一直努力的样子被看到了,才有机会拿到这个角色。所以我会一直怀着感激的心情,不会忘记,并且一直努力,不会懈怠,今后也会同样的加油努力。

冈部优妙:在宝冢要成为首席需要强大的内心,我想在座的各位当中也有很多内心强大的人。但我认为能够成为首席的人还有一条就是绝对不会动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着绝对不能够退让的底线,客观上只有有着绝对强大的内心的人才能够成为首席。

JPbeta:从宝冢剧团毕业后,演出的自由度更大,那各位觉得现在是有什么做到了在宝冢歌剧团时代做不到的事情呢?又有什么是只能在宝冢歌剧团才可以做到的事情呢?

高岭吹雪:现在能做了的是,没有不能做的事了。只能在宝冢才能做的是,那个舞台布景、照明、服装加在身上,补充了自己所有的不足的地方,这么难能可贵的除宝冢以外便没有其他地方能够做到了。即便自己能力不足,也能借着这些氛围糊弄过去,这只有宝冢能够做到。离开宝冢以后,便只能单纯靠自己,没有其他东西能够帮助你,只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去发光发热,而正是宝冢给予了我这份力量。

麻乃佳世:同上,当然离开宝冢之后才能够做到的事情那就是可以跟真正的男性一起演戏,和那份快乐。

高岭吹雪:是啊,我也能够被人抱起来了。(笑)

JPbeta:高岭女士和麻乃女士两位在宝冢毕业后,是如何保持容颜的美丽的呢?

高岭吹雪:大家肯定是被我的外貌给骗了,是我散发出的气场让你们误以为我的容貌不变。(笑)

麻乃佳世:首先我觉得不能沉溺于自己当初的美貌,应该要很清楚的认知到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样子。同时也多翻看自己一些以前的照片做对比,现在的自己要朝着以前最美的自己去做努力,这样才能保持着大家说的「容貌不变」。

JPbeta:最后各位有什么想和中国的粉丝说的呢?

高岭吹雪:只要大家看得高兴就可以了,觉得开心又兴奋,那便足够了。

麻乃佳世:我在SNS上也收到了许多中国粉丝的留言,我真的很感激大家,而这次收到了邀请,能够亲自来到这里向大家表达感谢,我觉得非常幸福,请大家一定要玩得开心。

椿火吕花:今天感受到大家充满热情的热烈的视线,真的非常感谢大家,我会继续努力,大家要是能够玩得开心,那我也会很高兴。

冈部优妙:这次能够在中国开展工作,我内心充满了感谢与感动。然后这次我们有非常优秀的同伴,就像有着共同目标的同志一样团结在一起互相帮助。这次能够与优秀的同伴、同志们一起,带着这份珍贵的友谊,在最爱的中国进行公演,真的感到非常幸福。今后也会继续努力,希望能够一直在中国进行公演,请大家多多关照。

这次「宝冢歌剧团OG」在广州的公演,秉承了「宝冢」一贯的风格,除了在上半场演出了完整的经典剧目『剑与爱的光芒-爱着拿破仑的女人们』之外,下半场还给观众带来了经典的歌舞秀,在歌舞秀中现场演绎『凡尔赛玫瑰』『伊丽莎白』等众多宝冢经典名曲,让喜爱「宝冢歌剧」的中国观众第一次现场切身感受了「宝冢歌剧」的独特魅力。

据了解,这次「宝冢歌剧团OG」的巡演,除了元旦的广州站之外,接下来还有北京站等多地巡演,喜欢「宝冢歌剧」的朋友就一定不要错过了。更重要的是,让剧团知道国内原来有着这么多粉丝的支持,说不定将来真的有机会让现役的「宝冢歌剧团」过来中国公演哦。

特别鸣谢、采访协力:广州大剧院

文:马沙,樱无邪

图:jinedg189

编辑:马沙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